干嘛一直看著我?”

  當季新涼心中沸騰著對妻子的贊美,婁梨和早就被他的視線燙得無法專心工作,只能開口問了一句。

  季新涼微笑著道“婁梨和,我愛你。”

  簡單的表白,直接的傾訴,他們之間的默契簡單而深刻。

  婁梨和停下手中的動作,認真地看著季新涼,“我也愛你,季新涼。”

  不同于熱戀情侶表白的甜蜜,不同于老夫老妻表白的羞澀,季新涼和婁梨和的愛,坦蕩而直白,卻又纏綿悠久。

  只是不知,當風雨交加之時這份綿長能否依然長存。

  ···

  daniel到達陵北之后并沒有第一時間去聯系李珺,而是去了一趟芮香塵的公司。

  看到他,芮香塵很是意外“daniel?你怎么來了?”

  “香塵哥,我來陵北看看你啊。” daniel笑道。

  “少來,你小子我還不了解嗎?是不是eck爺爺派你來這邊?”

  daniel搖搖頭,“是我自己要來的,這邊有件衣服可能需要改,但是老師來不了,所以就派我來了。”

  “什么衣服?”

  “就是明恪哥之前設計的那件嘛。” daniel滿臉氣憤,“那個女的到底什么來頭,這么厚臉皮?”

  “你是說婁···她想改婚紗?那你怎么知道的?”芮香塵覺得不可思議。

  “明惜哥告訴了我老師,但是老師不想看到她,所以就派我來了。” daniel滿臉不悅,“明家人還是一貫的好脾氣。”

  芮香塵道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“什么怎么做?當然是先臭罵她一頓啊,衣服該改怎么改唄,反正老師都同意了。”

  芮香塵道“daniel,我只有一個請求,如果你看到她,請不要指責她。”

  “什么?”daniel瞠目結舌。

  “她什么都不記得了···想必也是煎熬了許多年···”

  “笑話,我可不是明惜,仁心為上,煎熬了許多年的人又不是只有她一個!忘記?她還真是了不起,居然敢忘?簡直比我以為的還要不要臉!”

  “daniel,你冷靜點,既然明惜都沒說什么,你何必···”

  “明惜是明惜,我是我,” daniel毫不客氣地打斷芮香塵的話,“我這么千里迢迢地跑到這里來,發個脾氣都不行嗎?”

  說完,daniel就離開了。

  芮香塵想了許久,終于還是拿起手機給季新涼打了電話,告訴了他整件事,“daniel小時候和明恪很親,性子直,脾氣躁,到時候改衣服的時候,你還是別讓婁梨和去了···”

  “謝謝你,香塵哥。”

  季新涼放下電話,默默嘆口氣“果然···好事多磨啊···”

  ···

  daniel聯系了李珺,李珺聯系了季新涼,但是季新涼卻沒有告訴婁梨和,只身一人去了衣服鋪子。李珺并沒有留下,他們清楚,這里面一定有很多糾葛,所以想讓兩人單獨聊聊,介紹了兩人認識之后便離開了。

  房間里只有他們。

  daniel看到季新涼一個人來了,開口就諷刺道“怎么,你可別告訴我是你要穿這婚紗?新娘子呢?”

  “她很忙。”

  “不看到人我怎么改衣服?她不來,我是不會動這件衣服的。” daniel冷哼一聲。

  季新涼倒是無所謂,“不改正好,我重新給她做一件。”

  “你!”

  “你什么你?你是誰?”季新涼冷冷地問道,他已經看出來daniel一定不是這件婚紗的制作人eck。

  daniel一甩他金燦燦的他頭發,“我是eck最小的學生,daniel,這件婚紗的修改由我動手。”

  季新涼看著面前這個似乎比自己還要小幾歲的少年,“你有什么資格對我妻子的婚紗指手畫腳?”

  “你妻子的婚紗?真是不要臉!” daniel冷笑,“你也可笑至極!懦夫!”

  季新涼看著daniel,一言不發就喀什將一旁的婚紗收起,拿著小皮箱就朝外走。

  “喂!你干嘛!” daniel連忙攔住季新涼。

  “這件婚紗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。”季新涼淡淡地說,“我,會找別人來改的。”

  “但凡是有點名頭的人都知道,eck最討厭別人擅自改動他的作品,誰這么做就是和他作對,誰敢?” daniel冷笑。

  “不敢那我重新給她做一件。”

  “喂!”

  daniel最終沒有攔住季新涼,看著他帶著婚紗離開。

  “靠!”

  daniel一氣之下也摔門而去。

  ···

  daniel在陵北人生地不熟,所以又去找了芮香塵,卻遇到了杜辛顏。

  “辛顏姐姐!” daniel和杜辛顏很熟悉,言語之間很是親近。

  杜辛顏來到芮香塵的公司是為了找他一起去吃飯,最近這些日子,他們的關系雖然不明朗,卻也算是彼此默認。

  “daniel?你怎么會在這里?前幾天看到你剛剛拿到了設計特等獎,恭喜你!”

  “辛顏姐姐,謝謝你!” daniel眉開眼笑,甚是開朗,“老師讓我過來給一個丑女人改衣服。”

  “丑女人?”杜辛顏笑道,“哪個丑女人?eck先生居然還認識丑女人?”

  daniel見杜辛顏穿著高跟鞋,上樓的時候伸出手讓她扶著,然后才開口“就是明恪哥的那個前女友唄。”

  “婁梨和?婁梨和有什么衣服要勞動eck爺爺改的?”杜辛顏的腦海里迅速地翻找,“是那件婚紗?”

  “是啊,”daniel撇撇嘴,沒心沒肺地說道“辛顏姐姐,你要是當初沒有和明恪哥哥分手就好了。”

  daniel當時年紀小,很多事情不知道才會說這句話。

  杜辛顏心中微滯。

  daniel沒注意她的神色“對了,辛顏姐姐,你來這里是找香塵哥哥的吧?我聽說你來陵北之后,香塵哥就追過來了,你今天是特地來找香塵哥哥,是不是?”

  杜辛顏臉色一紅,“小孩子亂說什么?”

  “什么小孩子,我早就有了女朋友了!”daniel理直氣壯。

  杜辛顏拍拍daniel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是大男人了,別激動。”

  兩人一起走到娛樂公司高層的辦公室,芮香塵正看文件,看到兩人扶在一起的手,“你們怎么一起來了?”

  daniel連忙放開杜辛顏,舉起雙手“別這么看我,我早就對辛顏姐姐沒有想法了!”

  芮香塵站起身,嗔怪地看了daniel一眼,又攬過杜辛顏將她推到沙發坐下,給她倒上一杯水,柔聲道“今天我有點事情,需要加個班,等會一起吃飯,好么?”

  daniel倒是很清楚自己的地位,自顧自地給自倒了一杯水,坐在沙發里,“香塵哥,你這厚此薄彼太過分了。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吃飯。”

  杜辛顏倒是沒有意見,芮香塵的意見卻大了,他和杜辛顏的關系一直在不斷改善,他今天是打算再告白一次的,可不能讓這個小鬼拆了臺,“沒你的份,自己去玩兒。”

  “香塵哥,你太過分了,我今天更跟人吵了一架正憋屈著呢!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?”

  “你哪天不跟人吵架?”芮香塵一邊快速地審文件一邊淡淡回答。

  “可是這次不一樣,這次我是有理的,但是沒吵贏。”話說到后面聲音小了很多。

  杜辛顏沒有說話,芮香塵道“哦,我忘了,你是跟婁梨和吵,沒贏很正常。”

  “什么婁梨和,今天跟我吵架的是她老公,那個···什么···對了季新涼!” daniel想了半天才想起這個名字。

  “季新涼?”杜辛顏問道。

  “對啊,今天我本來是打算找那個女人吵的,結果誰知道她當了縮頭烏龜,來的是她的老公。” daniel撇撇嘴。

  杜辛顏和芮香塵對視一眼,皆是沒有說話。

  此時,有人敲門,芮香塵道“進來!”

  季新涼推門進來,“芮總。”

  芮香塵還沒說話,daniel就跳起來“是你!”

  季新涼也很意外會在這里看到daniel,但是他迅速移開了自己的視線,對芮香塵說道“芮總,韓梁哥說您找我。”

  在公司里,季新涼和芮香塵是上下級關系,他對芮香塵言辭是很疏遠的。

  “其實是私事,”芮香塵讓季新涼在辦公桌對面坐下,笑道“我是問問,你的婚期定在什么時候了?”

  “已經定下來了,六月十九號。”

  “那么我想找你要個面子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想找你要兩張請柬,如何?不知道我的面子夠不夠?”芮香塵笑道。

  季新涼卻沒有馬上答應,他看了杜辛顏一眼,回答道“這我需要問一問我的妻子。”

  daniel聽到這里就忍不住諷刺道“氣管炎!”

  季新涼沒有在這里和daniel對上,只是對芮香塵道“芮總,我先走了。”

  等季新涼離開,杜辛顏按住了要發飆的daniel,問芮香塵“你想參加他們的婚禮?”

  “是,而且我希望你也去。”芮香塵道,“當然,決定權在你。”

  杜辛顏沉默,daniel跳起來“我也要去!”

  “你去干嘛?搞砸人家的婚禮嗎?”芮香塵笑,“再說了,你剛剛也看到,我即便能拿到請柬,最多也只有兩張,你的那份自己去要。”

  “辛顏姐姐不去那我不就有請柬了?”

  “誰說我不去?”杜辛顏道“我要去!”

  她當然要去的。

  daniel道“辛顏姐姐,你干嘛?那個是你前情敵啊!”

  杜辛顏重重地說道“你也知道是前情敵。”

  說完她看向芮香塵,“現在,不是了。”

  芮香塵看著杜辛顏,笑而不語。

  ···

  回到家,季新涼看到婁梨和拿著一個盒子,便開口問道“這是什么?”

  “咱們之前挑的請柬,都印出來了了,還挺快的。”婁梨和很開心,“要不要一起寫?”

  “好啊。”

  于是兩人并肩席地而坐,在客廳里的茶幾上將所有請柬鋪開來,婁梨和拿走一些,數著數量,笑道“這如果按照我們倆各自邀請的朋友寫,我也太輕松了。”

  “本來就不想讓你寫太多,累了一天,簽病歷也簽累了,你就寫完那幾份就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那可不行,”婁梨和湊到季新涼身邊,“你舍不得我,我又如何舍得你一個人累?”

  “那我們慢慢寫。”季新涼輕輕摩擦婁梨和的臉。

  “對了,你最近好像不忙著拍戲了,是都推掉了嗎?”婁梨和問道。

  “嗯,是有幾個本子來找我,但是我都推掉了,我想我們的婚禮更重要。”

  “你其實一直很擔心我對吧?擔心自己的職業影響我的工作,所以刻意把工作量減小了,是不是?”婁梨和一邊寫,一邊問,“其實我不介意你對外公布我的模樣。”

  “可是我介意。”季新涼停下筆,“我害怕,梨和,你是天生適合當醫生的人,我不能讓我的職業成為你的困擾。你不懂,我的身份在陵北會給你帶來多少沖擊,不是所有愛我的人都像上次那兩個孩子一樣善良,如果有一天紙包不住火,你就會發現你的工作會被這些善善惡惡的目光搗碎重組,到時候你不僅在醫院要戴著口罩,出門也要戴著。我不愿意你這樣。”

  “是不是所有明星都是這樣?”

  “是的,所有都是這樣。”季新涼道,“我們,我們的家人,我們的愛人,都或多或少因為我們的職業被影響,曾經在大學的時候,我有一段時間一邊工作一邊讀書,那時候,只是小小的名氣在上課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了很多人在一直偷拍我,不合時宜的注目總是讓人左右為難的。”

  “難怪后來你都不怎么上課。”婁梨和道。

  “對了,我聽說,陵北大學醫學院的醫致獎,第一個獲獎人是你。”

  “是啊,”婁梨和笑道,“我是不是很厲害?”

  “當然,你的記錄能破的人都寥寥無幾,當然厲害,我上次去辦畢業手續,這么多年了那個老師還對你印象深刻呢。”

  “畢業手續?對了,六月份是不是你的畢業典禮?我還不知道延畢的孩子畢業典禮流程呢。”

  “喂,你當老婆的這么冷酷嗎?難道你不應該問問需不需要給我獻花嗎?”季新涼佯裝生氣,“我要是早點追到你,我根本不會延畢。”

  “免了,那幾年如果我沒有出國,我也不會和你在一起的,”婁梨和道。

  “為什么?我難道這么差勁嗎?”季新涼聽到這里就無法淡定了,立即停下筆,扭頭目光灼灼地盯著婁梨和“說清楚。”

  “因為我很討厭你啊。誰讓你偷聽我心理治療?”婁梨和道,“當時我覺得你是個偽君子。”

  “真是冤枉,我那天不過是路過,什么都沒聽到就被你看到了!真是太冤枉了!”

  婁梨和笑道“可是我現在喜歡你啊。”

  “還好你現在喜歡我,不然啊咱倆都虧大了!”季新涼微微一笑,輕輕吻了一下婁梨和。

  “快寫快寫,別膩歪。”

  “遵命,老婆!”季新涼提筆,突然又想到什么開口道,“禮服···”

  “什么?什么衣服?”婁梨和沒有聽清,便問了一句。

  季新涼不愿讓婁梨和看到daniel,想了想還是不說,轉了個腦筋正看到婁梨和正在寫給盧歡的請柬“你···那個朋友盧歡的伴娘禮服你想好了嗎?是你選了給她還是讓她來親自選?”

  婁梨和道“讓她來吧,我想她更愿意自己選。”

  “那你要快點跟她約時間,別錯過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···

  盧歡接到婁梨和的電話,正在酒吧里和人調情,但是一看到電話上顯示的婁梨和三個字就立馬推開了身邊的男人,提了包和衣服就走出來酒吧。

  清了清嗓子,這才故作輕松地道“喂,婁梨和,什么事情居然讓你給我打電話了?”

  婁梨和道“盧歡,伴娘禮服,你想不想去試試?”

  “好啊,時間呢?”

  “下周周三,你方便嗎?”

  “ok,那就定了,把你在陵北的家地址發給我,我到時候去找你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放下電話,盧歡隱忍著心里的激動,緊緊地看著手機的屏幕,等待著婁梨和的短信。

  “淇水園,14棟,1602。”

  ···

  記住網址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pk10走势技巧盈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