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樂文,樂文小說網,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> 玄幻奇幻 > 無敵天帝 >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吾當殺破九重天
  酒不醉人人自醉,人最怕懷舊,因為一旦懷舊起來,整個人就容易變得低沉,葉凡一口一口的品嘗著仙人醉,一壺一壺的見底。

  天際一輪月,懷中一壺酒,如夢,如仙,如靈,如玉。

  易玨城最大的息樓并非百靈樓,而是百靈息樓旁邊的易玨樓,在易玨城有一句民謠:百靈樓頂探日月,易玨閣上日月中。

  百靈息樓之高,可伸手觸摸日月,易玨樓閣之高,便是在日月之中。

  此時易玨樓最頂層的一間房屋內,一名女子正靜靜的看著窗戶外面出神,修長窕窈的身材如同畫中的仙兒,雪藕般的柔軟玉臂好似明月溫柔的月光,優美渾圓的修長**緊緊的夾在一起,含苞待放,讓人心生遐想。

  細削光滑的小腳兒一只拿著腳尖點在地上,雙手撐著完美無暇的臉頰,動人的大眼睛之中倒影著一輪明月,一襲白衣,一壺烈酒,一把長劍,還有一個俊朗的好男兒。

  易玨城同樣是仙界的大城,城主易玨更是半步大仙帝的存在,傳聞此人已經閉關千年未曾出現,誰也不知道此人是否隕落,又或者已經成就大仙帝,仙界傳聞的大仙帝數量就那么多,但實際上,真正的大仙帝強者并不會隨意出現在平常武修的眼里。

  因為大仙帝與大仙帝之下的武修是兩個世界。

  千年來,依舊沒有任何人敢在易玨城撒野,即便是帝宗弟子,到了易玨城也會收斂自己,易玨城不屬于任何勢力,在這里,也不允許任何仙人依靠自己的勢力去破壞易玨城的規矩,目前易玨城是由易玨的兒子易傷掌控,易傷此人油米不進,任何勢力弟子到這里,只要違背了仙城規矩,皆不留情。

  而易玨城最大的息樓便是易玨樓,能以易玨為名的息樓,不用說也知道在易玨城有著何等地位,而易玨樓最高層名為日月中,乃是一處極為豪華的樓層,獨立的庭院,有巨樹撐天,也有仙河流淌,還有瑞獸奔騰,日月中并非有資源就能居住,如葉凡等人想要住日月中,即便有再多的資源也做不到。

  能夠居住日月中的人,每一個都是仙界赫赫有名的存在,比如帝宗的主人,又比如道皇圣地的無上存在等等,當然,大仙帝強者是不需要任何身份的,修為就是他們最好的身份。

  而此刻,那女子便是在日月中靜靜的看著葉凡一壺一壺的喝著仙酒,那一雙驚艷的容顏之上,有些疑惑,更多的是安靜。

  踏踏踏!輕緩的腳步聲響起,接著一道動人的身影出現,同樣是一名女子,女子的長相與那發呆的少女有幾分相似,只不過多了一絲成熟穩重,更多的是一種說不出來的知性美。

  女子輕輕走到少女的身旁,伸出玉手點在少女的瓊鼻之上,輕聲道:“傾顏,在看什么這般入神,連為娘來了都不曾知道?”

  少女聞言當即瓊鼻輕輕一動,那一瞬的驚艷讓周圍的一切失色,她看著來人:“娘,你看那個男子。”

  “嗯?

  怎么了,雖然長得頗為俊逸,但是與古傷,百卻等人相比,還要差一些,而且區區仙帝,修為太低了。”

  女子聞言中肯道。

  “不是這個,我感覺整個人很孤獨,而且很悲傷,我好像見過他,又好像從未見過。”

  莫傾顏搖了搖頭道。

  “哦,咯咯咯,好啦,一個仙界的修士,也能令你注意,若是讓天蒼界的天驕知曉,怕是要失望死。”

  “娘,仙界如何,天蒼界又如何呢?

  人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,我從不人為出生仙界的人比出生凡界的人高貴,同樣,我也不認為出生天蒼的人比出生仙界的人高貴,而我所在的高度,也不過是因為我出生更好罷了,我不比別人強。”

  莫傾顏輕聲道,誰也不曾想到,這完美無缺的少女并非仙界之人,而是來自天蒼界,天蒼無路,她們是如何進入仙界的無人知曉,甚至于葉凡根本不知道有人在看著他,因為女子的修為已經遠遠超越了大仙帝的層次。

  仙界天道都不曾感知她們并且抹去她們,她們的來歷又是怎樣的?

  葉凡不知,他只是看著明月,回憶自己這一生,累嗎?

  累,修道很累,凡人渴望成仙,然而真的成仙后,回顧一生,還不如凡人一般自在,不過即便在累,葉凡也要走下去,他不愿只爭朝夕,他要的是與天地同壽,永遠與自己的兄弟,女人,長輩在一起。

  盡管這個過程很艱難,但是事在人為。

  在日月中,那雍容華貴的女子并未在葉凡的身上停留太多的目光,她看著莫傾顏,柔聲道:“跨界符已經快要失效,明日我們便要回到天蒼了,你爹同意你來仙界散心,這些日子,你也休息夠了,回去便是面臨萬族討伐,傾顏你是人族的脊梁天蒼派的圣女,這是你必須扛起的責任。”

  說到這里,女子眼中有些不忍,這對于一個少女來說,太殘忍了。

  “娘,我知道的。”

  “傾顏,對不起,你爹他,他也是無奈之舉。”

  “娘,我并非溫室里的花朵,爹帶領整個人族,對于人族來說,他是信仰,他不能倒下,但是萬族討伐,我們人族必敗,所以,他需要一個人成為所有人族唾棄的存在,我是唯一適合的人選,因為我是他的女兒。”

  莫傾顏說這些話很平靜,并未有太多的憤怒:“我明白爹的苦衷,他并非不能背負這些,只是人族需要信仰,我都懂,罪人也罷,唾罵也罷,總該有人去背負一些東西,娘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可以嗎?”

  “唉,苦了你了。”

  女子有些難受道,接著搖了搖頭離去。

  莫傾顏則回過神依舊看著葉凡,看著葉凡的酒壺見底,然而如同變戲法一般在變出一壺酒,葉凡一口一口的喝,仿佛他能喝掉一河酒一般,莫傾顏靜靜的看,就好像眼前的一切多么有趣一般。

  葉凡的悲傷,莫傾顏的惆悵,在整個世上活著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,而在這一輪明月之下,莫傾顏卻在葉凡的身上找到了些許共鳴。

  時間流逝,一個舉杯對月,一個沉默觀望,一男一女,一明月,兩座樓,形成這片天際最美的景象。

  一夜時間,葉凡想了很多,從他的女人,到天武浩劫,從仙界種種,到今日巔峰,他的身邊,不斷的有人死去,他的眼前,慢慢形成迷霧,仿佛在此刻,他就要迷失一般。

  當明月落下,朝陽慢慢升起的時候,葉凡從那種悲傷中蘇醒,一股桀驁的銳氣沖破天際,仿佛在日月輪轉之間,這個男人將脆弱的一面帶上面具,他微微仰起頭,俊朗的臉上露出張狂的笑意:“一身轉戰三千里,一劍曾擋百萬師,蒼宇若要遮我眼,吾當殺破九重天。”

  困難再多,他葉凡何懼?

  無奈再多,他葉凡何愁?

 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,那就走下去,走不下去,那就用劍砍下去。

  劍意沖霄,俯瞰天地,此時葉凡,絕代無雙。

  莫傾顏看著眼前的男子,平靜的美目之中泛起漣漪,蒼宇若要遮我眼,吾當殺破九重天,好男兒,當如是!!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pk10走势技巧盈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