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快捷翻頁 ← → 鍵
樂文,樂文小說網,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> 玄幻奇幻 > 奔跑的高跟鞋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們回家吧
  陸燕的到來,是董禧山刻意的安排,算是對桑奇的安撫,畢竟自己動了搶人的心思。秦望川說的他都明白,多個朋友比多個敵人好。

  陸燕有點歇斯底里,她哭罵董禧山的不守信,也罵老天的不公平,要不是人攔著,不知會如何。

  “先關著吧。”桑奇皺眉。

  “你可想清楚,就算她進了監獄,終究會出來,不怕她再來一次?”董禧山說。

  “我想回家。”沈深說。畢竟一條人命,她打斷桑奇的思路,不想在這事上給董禧山留下把柄。

  “好。”

  “桑奇,你這個瞎子,我這么愛你,你為何看不到!”陸燕喊,“哼,你不問問沈深,這一周她是怎么過的嗎,她跟董禧山同吃同眠,你確定還要這雙破鞋?”

  桑奇手上用力,握痛了沈深的胳膊。沉默了一會兒,說:“小深,我們回家吧。”

  路上給陸可明打了電話,對方到得比他們都快。

  “怎么會這樣?你惹了什么人嗎?”陸可明問沈深。

  “可明哥,是我,是我的原因。”桑奇說。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桑奇簡單講了原委。

  “這女人真可怕。現在沒事了,以后呢?她精神是不是不正常了?”

  “哥,這事自有法律,先這樣吧。”

  “我的意思是,她精神正常嗎?精神不正常應該進醫院,治好了再出來,免得再害人啊。”

  “可明哥說得對,回頭我找律師商量。”

  “小深這兩天先跟我回去住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

  沈深看了眼桑奇,沒說什么。

  回去的路上,陸可明告訴沈深:“公司那兒我給你請了假,病假,你這會兒手沒好,正好再休息幾天。”

  “沒什么大事,我想上班。”

  “真沒什么?”

  “這手就是脫臼,其實這幾天養的不錯。哎對了,你怎么請假的?公開我們的關系了?”

  “沒,我用的你的電腦,進了請假系統。”

  沈深:“……”

  “好吧,我這也算職業病了。”

  “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的關系多見不得人呢。”

  陸可明:“……”

  沈老先生和李女士不知道情況,再加上脫臼并不是嚴重的病情,并未驚動二老。沈深松了口氣。

  她打了個電話給倪懇:“事情就是這樣,你能不能聯系桑奇,看看怎么辦比較好?”

  倪懇初聽嚇了一跳:“你呢?沒事吧?”

  “我倒是沒什么,董禧山對我還算客氣,就是……畢竟我在他那邊住了五天,董禧山又是有心思的,陸燕最后那句話,我怕桑奇他誤會什么。”

  “嗯,這就像個蒼蠅,挺惡心人的,回頭我見到桑奇再說。”

  事已至此,沈深不再糾結。也算劫后余生,她倒是看淡了許多。人不能太執著,過了就是一種病,就像陸燕。

  周一的時候,沈深正常上班,進入公司,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感覺上一周的事情就像一場夢。

  沈深暗自點點頭:這才是我的生活。

  經歷過坎坷,方知平淡的可貴。

  elian看到她很高興:“身體怎么樣?”

  “什么都瞞不過你,你看,好

  多了,再綁一周就差不多了。”沈深抬起手給她看。

  “好了好了,我看到了,不用舉那么高。”

  中午吃飯,沈深享受了一把,elian和bir把她的飯菜安排得妥妥的。

  “我還以為這個月看不到你了呢。”bir說,“不過在同一個城市,以后總有機會的。”

  這話里有話啊。

  “是的,不用猜,我準備辭職了。”

  “為什么啊?”ela問。

  “咱們這兒太亂了,感覺沒個出頭的日子,辦公室烏煙瘴氣的。”

  “哎,aldrich業績不行,自從peal來了,她折騰銷售人員,章曉晴折騰非銷售人員,涼了一片民心,緊接著aria在hr亂指揮,讓我們里外難做,現在這個代理的印度阿三卡梅拉什么都不管,我們hr沒一點存在感了。”elian說。

  “也許這是黎明前的曙光呢?物極必反嘛,已經到這份兒上了,還能壞到哪兒去,再堅持一下。”沈深說。

  “你說的有道理,主要是正好有個不錯的機會,我思前想后,不想放棄。”bir說。

  “啥好機會?”elian問。

  “中國區人力資源負責人。”bir說。

  沈深知道不用勸了,這誘惑對bir來說足夠大。

  很快,bir的離職通知就出來了,加上他準備休假,最后工作日就在一周后。

  翁濤找沈深,問:“聽說你們bir離職了?后續什么安排?”

  沈深有些意外,不知道翁濤關心這個干什么,嘴上回答:“還不知道,在等卡梅拉的安排。”

  “你自己怎么看?”

  這個問題更奇怪,沈深不知怎么回答,便搖搖頭。

  “銷售四個區,我們東區看起來最好,但西區其實是有潛力的,人員變化總有機會。”

  沈深就聽著,暗想:翁濤到底想說什么?西區有潛力,他想去西區?可西區銷售總監又沒有離職。

  兩人聊完,沈深就去找陸可明。

  “你說他說這些話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她想你去西區。”

  “什么!”

  “有一點翁濤說得沒錯,西區是很有潛力的,可張鵬飛帶著的這幾年,業績平平絲毫沒有起色,翁濤希望你去看看,至少從人員角度上看看,是什么原因。”

  想到西區,沈深就想到佟文,不由皺眉:“所有問題,歸根到底都是人的問題,我很懷疑那邊的風氣。哎,不對,翁濤關心西區做什么?”

  “有個小道消息,翁濤即將接替peal,成為中國區總裁。”

  “哦,所以他現在就要插手西區。”

  “對,他如果接手,業績要上去,西區是個關鍵,看來他已經開始布局了。”

  “原來要我去做偵察兵啊。”

  “你去看看也沒什么,有事如實反映唄。張鵬飛人還是不錯的,就算知道背后意圖,也不會怎么樣你,翁濤那邊你算賣個人情。”

  “我有什么好處?我現在在東區好好的,什么都熟悉,做事也順,去了新區域得從頭開始啊,很累。”

  陸可明笑了:“呦不錯,有長進了,不像以前那樣傻兮兮只知道干活兒了。”

  “此一

  時彼一時,那時候我沒得選。”

  “嗯,我們分析一下,你去肯定沒損失,就算只是幫翁濤了解了解情況,費不了什么力氣,也算交代。”

  “不去的話,翁濤會不會給我穿小鞋?”

  “翁濤上位,東區會有新人,他也沒時間給你穿小鞋。”

  “那我不去了。”

  “別急,還沒分析完,去的話,你看看你自己的收獲。”

  “我自己?”沈深想了想,“嗯,如果去,我肯定有收獲,最好的東區和最有潛力的西區,如果呆得久一點,后面西區業績起來,我也算有點點功勞吧。”

  “對啊,所以你會有個人經歷的增長,運氣好的話,職級上也會有。”

  “你希望我去嗎?”

  “有一點我擔心,回頭你結婚準備什么時候要小孩子?我不想你太辛苦。”

  提到這個,沈深眼神一黯,桑奇這兩天只有消息問平安,沒有電話,不知是不是不愿意跟她說話,或者有什么想法?

  “爸媽不是說讓晚一點考慮孩子嗎?”

  “哎,你自己想好就行。關于那個女人,我始終有些擔心,若桑奇處理不好,我不贊成你們結婚。”

  “什么叫處理好?有些東西叫意外,是無法提前處理的,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。”

  陸可明搖頭:“丫頭,我怕你吃虧,桑奇那張臉,就是惹桃花的,這次是陸燕,以后說不定還有李燕、王燕。”

  “凡事都有利弊,誰讓我喜歡他那張臉呢。”

  陸可明:“……”

  果然,過了兩天,卡梅拉找了沈深,要將bir負責的區域讓她負責。

  “東區整體對你反饋很好,在我們現在hr團隊里,你的經驗是最豐富的,所以我想來想去,準備把市場部交給elian,東區由ary負責,正好你在也可以幫幫她,你呢就負責西區。這個安排,對hr整個團隊都是機會,當然也有挑戰。”

  雖已經想過,但沈深還是做出一副剛聽說有點驚訝、要考慮的樣子。

  “是暫時還是長期?”沈深問。

  “長期的。我知道,突破舒適區是不容易的,在西區也是任務艱巨,我們準備升你做高級人力資源經理,跟這次調動一起生效。”

  “我有些擔心,怕辜負您的信任。”

  “我們對你都很有信心,我也會給你足夠的支持。”

  沈深同意了,表示感謝,卡梅拉挺高興。

  一晃一周過去了,沈深一個人去醫院檢查,倪懇在門口等她。

  恢復不錯,可以不用固定了。

  “終于,一只手還真是不方便,上帝造人都是認真考慮的,一個部件都不能少。”沈深說。

  “還是要小心些,最近不能提重物。”倪懇囑咐。

  坐到倪懇的辦公室,沈深望著窗外發呆。

  倪懇給她泡了一杯咖啡,然后便看著她。

  沈深笑笑,等倪懇說話。

  “你怎么樣?”倪懇問。

  “我挺好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,我還升職了呢,不知算不算因禍得福。”

  “你是吉人自有天相,差點兒沒命,真是……”

  “現在回家了,一切就像沒發生一樣,挺好,真的。”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pk10走势技巧盈利